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商务 > 正文

疫情与难民危机共振 欧盟很难?

时间:2020-10-11 17:37:05 来源:本站 阅读:4273222次

原标题:疫情与难民危机共振,欧盟很难?

  2020年恰逢“难民危机”5周年。5年前,来自多个中东国家的难民纷纷因战乱背井离乡,通过各种渠道试图在欧洲寻找安身之所。但是,5年间,关于要不要接受这些难民、如何在欧洲内部分摊这些难民,一直是欧盟各国激辩的话题。

  如今,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这些流离失所的难民的最终去向又被蒙上阴影。在欧盟内部,难民问题与卷土重来的第二波疫情交相共振,进一步撕扯着各成员国。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德国问题研究所讲师郭婧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近两年来,欧盟和德国在应对难民危机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使得难民危机在欧洲已有所缓解。“新冠肺炎疫情3月在欧洲大规模爆发以来,一方面因为欧盟成员国各自封锁了边境一个多月,进入欧盟的难民人数明显下降。另一方面,政府和民众的注意力都转移到疫情上,各国民粹势力也有所减弱,成员国和欧盟层面改革庇护体系的压力均有所减轻。”她说道,“但是,各国的难民收容所仍是疫情传播风险极高的地方。”

  值得注意的是,9月底,欧盟委员会正式提出一项新的《移民与难民庇护公约》,希望在欧盟成员国中建立起一套统一、平衡且高效的难民庇护和遣返机制,以避免再次出现人道主义危机。10月8日,欧盟内政理事会已召开视频会议,讨论新版的难民庇护公约。

  难民分摊的规则改变,能缓和欧盟内部的分裂吗?

  不再强制摊派难民?

  郭婧表示,2015年难民危机暴发以来,欧盟一直致力于寻找具有可操作性的、能够被成员国普遍接受的难民接收分配方案,但欧盟成员国在难民问题上的应对能力与诉求不同,一直无法达成一致。

  “除了维谢格拉德集团四国(Visegrad-4,即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始终不愿意接收难民外,奥地利等也拒绝欧盟内部难民强制性摊派的做法。”郭婧说道,“而意大利、希腊等处在应对难民潮‘前线’的国家则承受了沉重的接收负担,并希望从欧盟获得更多支持与帮助。”在她看来,欧盟成员国在难民问题等诸多问题上的诉求不对等进一步加剧了欧盟内部政党格局的巨大变化和社会撕裂,致使欧盟一体化遭遇前所未有的冲击。

  此次新版公约最大的改变便是,欧盟委员会对欧盟成员国接收难民的人数或者份额不再进行强制要求,而是由各成员国根据具体情况提供灵活的帮助。对此,郭婧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那些不愿意接收难民的成员国未来将被强制要求协助完成庇护申请被拒绝难民的遣返工作。“目前与欧盟与24个难民来源国达成了遣返协议,而阿富汗、叙利亚和伊拉克这三个难民主要来源国并不在内。此外,一些非法移民的身份或国籍无法确定,导致非法移民的遣返工作难以推进,许多应该被遣返回去的非法移民都躲了起来。”她说。

  在郭婧看来,目前,欧委会将这项艰巨的遣返工作交给不愿意接收难民的欧盟成员国,一方面希望可以解决长期存在的非法移民遣返难的问题,另一方面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机制强化欧盟内部的团结。她分析:“在这一点上,欧盟的态度始终没有变,即欧盟各成员国都有责任和义务共同参与解决难民问题。此前提出的强制性摊派的做法始终无法在欧盟内部推动,所以此次欧委会提出的这项新公约也是从现实和可行性的角度考虑,希望用这种变通的方式化解欧盟内部的矛盾。”

  郭婧认为,值得关注的是,欧盟成员国目前对这项新公约的态度不一,此前不愿意接收难民的成员国这次似乎也不会轻易答应,“由于新公约还需得到欧洲理事会和欧洲议会的批准才能生效,其最终能否替代此前分摊难民的《都柏林协定》仍存在变数”。

  或需一代人的时间才能融入欧洲

  此前,那些蜂拥而至的难民一度被视为缓解欧洲劳动力紧缺问题的主力军。以对难民最先敞开国门的德国为例,德国联邦政府截至2019年8月的数据显示,将近40万难民在德国已找到工作,比2018年同期增加了8万多人,其中超过32万人开始缴纳社会保险

  不过,经合组织(OECD)去年发布的报告称,难民要最终融入当地国家、转化为对经济有实际贡献的劳动力,仍需要一代人的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专业人才移民法》在德国生效。郭婧认为,该法案的出台释放出两个信号:一是德国正在管理和规范移民;二是德国需要更多的移民。

  《德国发展报告(2020)》指出,《专业人才移民法》与之前的移民和难民相关法律体系相比,很多内容都发生了变化,包括开放劳动力市场;提供6个月实习机会,优化求职程序;简化资质认证程序和签证申请程序;为专业人才提供更好的未来发展空间等。

  郭婧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一法案确实有望缩小德国就业人数的缺口,不过,过分强调了理想移民(如专业人才)和非理想移民(如难民)之间的区别,这也引发了不少批评和反对声。有专家指出,新移民政策和德国传统的欢迎文化矛盾,并建议最好是评估所有留德移难民的潜力,尽可能利用机遇,为这些难民提供更好的工作和生活前景,而不是仅仅以防御和控制来应对危机和难民流动。

  目前,欧盟各国正迎来第二波疫情高峰,多地已再次启动封锁,这使得欧洲经济走出衰退低谷再添变数。而5年来尚未妥善解决的难民问题还会导致各国因抗疫和复苏经济而高企的财政赤字雪上加霜,识别、管控、登记、分流难民也将给相应国家的公共卫生等部门增大工作强度和防疫难度。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DF532)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顶一下
踩一下
TAGS标签:一石二鸟,一碧千里的意思,一磅是多少斤,乔治·巴顿,乔治索罗斯,乔琪姑娘